《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香港的电影译名叫《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 》;台湾的小说译名叫《不干了!我开除了黑心公司》。不要被名字误导,以为好有趣。这齣改编日本小说的日本电影,不搞笑,不是《老表,毕业喇!》,没有意图将社会上的现况,用一个夸张或轻鬆的手法呈现出来。它很写实,也很沉重,连开局布下的少少悬疑性,也只被轻轻带过,没有甚幺估你唔到的峰迴路转。如果你想猜谜,还是建议你追看《使徒行者2》。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 》和香港人看惯的峰迥路转的TVB戏剧很不同。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讲出打工仔心声 日做夜做你还剩甚幺?

剧情不算太複杂,一个青年人在一间小公司做营业员,日做夜做无停手,又要受上司气,又要跟同事斗,又要睇客人面色,惨到打算自杀。然后遇见一个自称小学同学的陌生人,发现人生并非得一条出路,不打工或者不在日本生存,其实也不会死亡。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这是一条可能是很多打工仔都问过的问题。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男主角是一名打算自杀的绝望打工仔。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幸好被神秘小学同学救回来。

过程中出现两个悬念:陌生人究竟是甚幺人,在之前发生过甚幺事,可以令他有足够智慧跳出框框地思考?另外,男主角究竟是能力太低性格有缺陷还是社会的错,才让他一事无成?或者,你会问,死都不怕了,为甚幺男主角不辞职返乡下投靠父母,或者走去打个上司一身再用粗口连环臭骂廿四小时?只能说,日本的社会风气,跟香港的,截然不同。

我不是说活在香港比较舒服,活在香港有活在香港的痛苦,这一点,大家都很理解。不过,在香港,如果是一个活在食物链最低层的打工仔,相对来说,确实比较自由。至少,打工打得不开心的话,机会成本有限,鱼不过塘不肥,辞职可算天公地道,没有人会觉得有任何奇怪,你完全不用向甚幺人交代甚幺。换个新环境,情况未必会有改善,至少有机会博一博。甚至,愈来愈多人不去打死一份正职一份长工,会被视为够勇气或者够型。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他的出现,改变了男主角的整个世界。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在日本,却是完全相反的另一回事,大概只会被白眼被歧视。当然,在香港,要有资格去谈打工不打工,或者打一份甚幺工,大前提是需要捱得过接受教育的压力,可以顺利成为一个就职人士。也够困难了。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受够了!我要炒老细》看似搞笑但沉重写实 方俊杰

电影理所当然地充满正能量,鼓励年轻人为自己而生活,不要为社会的无谓规範而委曲求存。难道会劝喻打工仔听教听话,上司叫你去死,立即跳楼咩?世界上接受指令的人,远比发出指令的人多,难道你以为电影公司会希望投资的出品会票房仆直?电影为一众捱出血来的打工仔提供一条解决方法,就是远走他乡,去非洲一个穷乡僻壤重获新生,所有事情便豁然开朗。抵受不到向上爬的折磨,就不要向上,还有其他方向可以向左可以向右以供选择。

香港人看完这齣电影,会有甚幺感觉?是立即打辞职信然后去买机票?还是继续当上司的说话似耳边风当整个世界也是耳边风然后返工等放工?自己养自己的,尚有一走了之的选项;要供楼要交学费要付父母保单费用的中年人,才是最动弹不得的一群,连去非洲做义工也没有资格。看完这齣电影,只能当作从来没有看过。

电影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