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寻花】挂在山崖上的篁岭古村看天街晒秋美景

【婺源寻花】挂在山崖上的篁岭古村看天街晒秋美景

搭缆车上到篁岭高处,通过「垒心桥」、「卧云桥」,再走过一座美丽的红豆杉林,便是热闹的篁岭古村了。这座面积约5平方公里的古村,历史约有六百多年,地处石耳山脉,平地极少,先民用智慧与山争地,开垦梯田。

沿着山崖布建房舍之外,居民还把可利用空间延伸至空中,顺着窗户外墙做出晒架,只要天气好,农产品一年四季都有收成,朝晒暮收可也,只是秋收时家家户户都晒,特别壮观,「篁岭晒秋」意外成了吸引游客的美丽名片,也成了电视、电影锺爱的外景地,还曾登上威尼斯电影节,让老外也叹为观止。

篁岭古村位在峻岭中,是一座很有可看性的历史村落。趁着春日出游的旅客,与装饰着油菜花的自行车合影。篁岭景区外,许多妇人用油菜花绑成花圈出来兜售。春天的篁岭天街,处处都是金黄的油菜花。

村落中央有一条天街,遍布徽派古宅,白墙黑瓦、藤蔓缭绕,即使不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造访,也别有风情。我从村口看过去,天街像一条玉带般,串接各间宅邸、商铺。

篁岭的村民大都姓曹,根据村里文献显示,曹氏族人可能是魏武帝曹操的后裔,唐朝末年黄巢之乱时,大量北人南迁,曹氏一族先在歙县落脚,200年后,徽州曹氏家族的第十八代世孙曹文侃来到篁岭定居,开启了古村的第一页篇章,曹氏家族崇尚科举,鼓励子弟读书,到了清代,出过父子宰相曹文植与曹振镛,经历乾隆、道光、嘉庆三代皇帝,堪称有权有势。

作为宰相的故里,篁岭的建设自是不可同日而语,村口的「曹氏宗祠」俭朴厚重,现在展示着各种婺源风俗。旁边的「竹山书院」也是曹文植创立,专门提供给族人子弟读书之用,清末曾经毁坏,民国时重建,是三进三天井的两层结构,窗户琉璃全都由国外进口,光是把建材搬运到山上的费用,就相当可观。

村口的「婺源民俗文化展览馆」,可对当地民俗习惯有初步了解。馆内展示各种精细的徽雕作品。由曹文植创立的「竹山书院」,在民国初年重建,可见大宅院的样貌。「竹山书院」本是大户人家子弟读书所在,现在成了艺术展场。原本的教室周围,布置了许多绘画作品。书院的彩色琉璃窗,全都大手笔地自国外进口。

看完篁岭古村的家族史,我们继续往村落中央的天街前进,这条街上吃喝玩乐什幺都有,还有一条美食街,徽州着名的笔墨纸砚,在这里都找得到,也有很杀风景的卡拉OK与德克士。

天街时宽时窄,顺着山路而建。专卖徽墨歙砚的店铺,在天街上也找得到。小女孩开心地试着用笔芯软硬不同的毛笔写字。「洪氏笔庄」的老闆仔细地跟我们说明狼毫、羊毫、兼毫的不同之处。天街上的建筑古色古香,许多都颇有年代。传统小吃「糖葫芦」在天街上也很受欢迎。五颜六色的水果糖葫芦。(人民币15元/支,约NT$69)沿着山坡而建的篁岭古村,村里道路有如迷宫。

天街尾端有一座油坊「盛榨堂」,一座古老的榨油机正在运转工作,产品包括苦茶油、芝麻油、菜籽油,刚刚赏完满山遍野的油菜花,我对菜籽油充满探究兴趣,导游单师傅跟我说,他小时候的婺源就种满油菜花,从以前到现在,油菜花都是婺源重要的经济作物。

别地方的油菜花可能只有大人的小腿那幺高,纯做观赏用,婺源的油菜花却长得高大,甚至有一个成人高,是先在别地育苗后,再移植到田里,美丽的油菜花掉落后便会结籽,採下晒乾后取出的菜籽,便可用来榨油。

婺源人只要有地,家家户户春天都种油菜花,拿到油坊榨油,约莫可以榨个7、80斤, 榨好的油不外卖,一家人吃上一年正好。我本以为菜籽油没什幺味道,店主微笑地掀起盖子,一股草本浓香扑鼻而来,原来这就是春天的气味。

「盛榨堂」开在原名「隆裕昌」的老店里面。婺源的油坊极多,这家「盛榨堂」标榜以古法榨油。刚榨出的菜籽油,气味极香。古法榨取的「菜籽油」,需烧到冒烟才能放料去炒。(人民币38元/瓶,约NT$175)各式油品一字排开,颇有古老油行的架势。婺源的油菜花都有一个成人高,导游单师傅说他们小时候都要帮着家里种花、晒茶籽。篁岭景区位置:江西省婺源县江湾镇篁岭村电话:+86-793-734-8880门票:篁岭门票+索道套票人民币145元/人(约NT$667)营业时间:08:00〜18:00网址江西婺源旅游资讯台胞证:可持有效期内之台胞证入境中国。新办卡式台胞卡费用,各家收费略有不同,约NT$1,300,效期5年多次。汇率:人民币兑新台币约为1:4.6(2019年4月资料)时差:与台湾时间相同。气温:江西婺源4、5月气温约摄氏8〜29度,详情可上中国气象局查询。航班:建议从台北松山飞上海虹桥机场,航程约2小时,再至虹桥火车站换乘高铁,可直达江西婺源,车程约3.5小时,单程车票约人民币190元起(约NT$874)。当地交通:由婺源火车站可包车前往各景点,旺季每日约人民币800元(约NT$3,679),行程安排可联繫婺源明珠国际旅行社+86-139-7932-3360(微信号)。